穆祯

桥都坚固 隧道都光明

又要讲故事了。刚才凌晨三点半一阵腥味呛醒,最近鼻不受用脑不灵光,然后用一个醒盹儿跟通窍的时间闻了闻到底是不是有腥味。发现窗户外边正下着第一场秋雨。先后想到五个事,一个是那句巴山夜雨涨秋池,池塘不讲道理呀,忽如一夜天上来,太阳出来又天上去。二是余秋雨千年一叹里的王道士,可恨呀。三个是川端康成那句凌晨四点钟,海棠花未眠。你怎么知道人海棠他妈是不是也起来醒了个盹儿。四是前三个事我不该想,前边的梦不该做,前边的盹儿不该醒,我现在终于明白没有腥味了,我也知道我睡不着了。所以苏老爷子说的最好了,叫世事大梦一场,人生几度秋凉。罗贯中可能觉得这诗好也给多智近妖的诸葛来了一个草堂BGM,"大梦谁先觉,...

2017-08-12

《雪和春天,三月热望》

我房子里的泥与土
将在炉火的叹息里凝固
而埋在春分里的身体
却又被大雪困住
结满天空的星尘和行列正闪亮着拥抱
像燃烧的木炭漫布新枝
像熟稔的热恋一切如初
如果充满禁忌的窗户全部打开
垂垂老去的子民将会热望
当度过最后一次冬天
隐没于方尖碑的文法
以及跻身于宝藏的沉湖
会一双眼睛里悄然亡故
我要一个风暴将至的夜晚
还要一个铁打的罗盘认路
赌徒啊
请和信奉你的国王孤注一掷
用紧贴着的脊背
温柔见证
于万千闪电之间呼涌成群
我还有一个瘦弱的孤独念头
在大地决裂的颤声里
在春天无穷的热望里
一切如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...

2017-03-02

《百看》

我开始冷静地叙述

像足以回想和不曾所见的那样

卧房或者客舍 

山坳或者水渚

端坐的花树还能容身

用了一个荒唐的口吻问过

结拜于马尾

我的步子

连同日暮

涨红的池水是封书信

已没有栈道可以关心

饮马或者煨汤

你也只是任由性子

背身于我

看一夜的芥蒂

落了又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 ——2016.3.8,转眼一年,又是三月了。

2017-02-26

『金锁记』

"一个美丽的,苍凉的手势"。
七巧的痛苦是市侩的,也是怯懦和精明的纠葛。在她身上有太多可恨的地方,同样的机关算尽,跟红楼梦记里的王熙凤又大不一样。七巧的一生是用因果报应来解释的。她的报应就是她的选择。要嫁人,要嫁个什么样的人,只要灵魂活在人世,物质就不能免俗。要嫁人,要嫁个什么样的人,张爱玲诸如"婚姻是长期的卖淫"的论调当然和她的遭遇有关,和她写下"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"的胡兰成有关。每个悲剧都有社会背景,但社会背景是不能造就悲剧的。要嫁人,要嫁个什么人,这个命题不是伟大的,但却是永恒的,放在今天同样的是症结。她嫁了残废,又无能为力的爱...

2016-06-16
1 / 8

© 穆祯 | Powered by LOFTER